《九民紀要》解讀系列十九|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件的審判規則

時間:2020-06-03 來源: 作者:馬若飛,吳藝楠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證券虛假陳述,是指證券市場上證券信息披露義務人違反《證券法》規定的信息披露義務,在提交或公布的信息披露文件中作出違背事實真相的陳述或記載,侵犯了投資者合法權益。截至2020年5月,我國A股上市公司合計大概四千余家,總市值大概人民幣60萬億余元,股民總數量達到1.65億人次。據不完全統計,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僅在2019年做出的一審判決(裁定)就達到4855件,是2015年時全國一審案件判決(裁定)的476件的十倍還多。這也能夠看到,證券虛假陳述行為在短短的四五年間,在司法實踐中已經得到更為廣泛的認定及探討。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件在程序上有何具體規定?如何認定證券虛假陳述行為?哪些機構和個人會成為虛假陳述責任的主體?結合近幾年的審判經驗,《九民紀要》第79-85條對上述問題提出了明確的審判規則。

  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的程序性適用

  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就是指證券市場上證券信息披露義務人因虛假陳述行為侵犯了投資者合法權益而發生的民事侵權責任糾紛。當投資人的合法權益因為虛假陳述行為受到侵害,則其可以依據以下程序性規定主張相應權利:

  受理,投資人可以自己受到虛假陳述侵害為由,依據有關機關的行政處罰決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書,對虛假陳述行為人提起的民事賠償訴訟。但是,在如今的司法實踐中,已經并不明確要求必須以行政處罰及刑事裁判結果為起訴的前提條件。

  管轄,虛假陳述證券民事賠償案件,由省、直轄市、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的市、計劃單列市和經濟特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在本次“九民紀要”中,明確了此類案件的審理大概率以發行人、上市公司所在市、計劃單列市和經濟特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并且適用了民事訴訟法36條關于案件移送的規定,即人民法院在追加后發現其他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已先行受理因同一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應當將案件移送給先立案的人民法院。

  訴訟方式,本規定所涉證券民事賠償案件的原告可以選擇單獨訴訟或者共同訴訟方式提起訴訟。在“九民紀要”中明確了該案由適用代表人訴訟制度。

  證券虛假陳述行為的認定

  一、從以往的司法實踐中可知,證券虛假陳述的行為主要包含以下幾種:

 ?。ㄒ唬┨摷儆涊d,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在披露信息時,將不存在的事實在信息披露文件中予以記載的行為;

 ?。ǘ┱`導性陳述,是指虛假陳述行為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或者通過媒體,作出使投資人對其投資行為發生錯誤判斷并產生重大影響的陳述;

 ?。ㄈ┲卮筮z漏,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未將應當記載的事項完全或者部分予以記載;

 ?。ㄋ模┎徽斉?,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未在適當期限內或者未以法定方式公開披露應當披露的信息。

  二、證券虛假陳述行為需與損害結果之間存在因果聯系

  如受侵害人在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已經賣出證券;在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進行的投資;明知虛假陳述存在而進行的投資;損失或者部分損失是由證券市場系統風險等其他因素所導致;屬于惡意投資、操縱證券價格的幾種情況,則虛假陳述人則不承擔相應的責任。虛假陳述與損害結果之間存在因果聯系主要指以下幾個方面:

 ?。ㄒ唬┩顿Y人所投資的是與虛假陳述直接關聯的證券;

 ?。ǘ┩顿Y人在虛假陳述實施日及以后,至揭露日或者更正日之前買入該證券;

 ?。ㄈ┩顿Y人在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及以后,因賣出該證券發生虧損,或者因持續持有該證券而產生虧損。

  證券虛假陳述行為人的認定

  一、可以將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確定為被告

  所謂發起人是指參加公司設立活動并對公司設立行為承擔責任的人。由于我國《公司法》規定,股東出席會議,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決權。所以,對于控股股東等實際控制人而言,他們往往直接或者間接地控制著股份有限公司的表決權,或者通過一致行動控制著上市公司,他們很有可能操縱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進行虛假陳述,也有可能直接進行虛假陳述。事實上,我國的上市公司的確往往被大股東所控制,造假等管理舞弊行為往往是大股東授意所為,例如億安科技案,億安科技已經完全被億安集團所操縱,億安集團當然應是主要責任人之一。所以,本條規定允許投資人追究發起人、控股股東等實際控制人的責任,從而將實際控制人列為虛假陳述民事賠償責任案件的被告,具有極大的現實意義。

  二、可以將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確定為被告

  發行人,是指為籌集資本或調整股權結構,在證券市場向投資人發行股票或企業債券的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責任公司。一般發行成功后,股票在市場掛牌交易的發行人即成為上市公司。

  發行人如果在公告的招股說明書、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公司債券募集辦法中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重大遺漏或者信息披露不及時,則社會公眾在證券市場上得到的信息就是不真實、不完整的信息,就會被該不真實的信息所誤導,從而作出錯誤的投資判斷,在不適當的時候或者以不適當的價格買進或者賣出證券,而遭受損失。

  三、可以將證券承銷商(證券公司)確定為被告

  證券承銷商是接受證券發行人的委托,在法律規定或者約定的時間內,利用自己的良好信譽和銷售渠道將擬發行出去的證券發售出去,并收取一定承銷費用的證券公司。承銷是證券間接發行的一個重要環節。為了完成證券的承銷工作,承銷商往往要對所發行的證券進行各種宣傳活動,而其良好的商業信譽也會促使投資人對該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產生信賴。由于證券承銷商直接參與證券的銷售,其處于對發行公司的品質給予擔保認可的地位,所以負有對招股說明書或者公司債券募集辦法的真實性、正確性和完整性進行核查的義務,其不能僅僅依靠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的介紹,便相信有關文件的真實性,其必須通過自己的行為去認真檢查、核實所披露的信息的實際情況,如果其沒有盡到勤勉責任或者不能舉證證明自己已經盡到相當注意義務而沒有過錯,則就將被推定為有過錯而承擔民事責任。

  四、可以將證券上市推薦人確定為被告

  上市推薦人在《上市推薦書》中,必須保證其所推薦的上市公司的證券沒有虛假、嚴重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是真實、準確和完整的。因此可見,上市推薦人也應當被認為是證券信息披露義務人。上市推薦人大多數是由主承銷商兼任,但也有其他證券公司與主承銷商共同擔任的情況。關于上市推薦人,在大多數情況下,與承銷商合一,規定了承銷商的民事責任實際上也就規定了上市推薦人的民事責任。但兩者的職責畢竟不同,且上市推薦書又是必備文件之一,因此,本規定將上市推薦人列為被告的一種,是有一定道理的。

  五、可以將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資產評估機構等專業中介服務機構確定為被告

  投資人基于對中介服務機構的專業技能、職業操守、社會聲譽以及其行為受到有關法律、法規的嚴格約束等因素的考慮,不可能不對專業中介服務機構給予充分的信賴,完全相信其制作的審計報告、法律意見書、資產評估報告等真實、準確、完整,法律為了保護投資人的利益,防止專業中介服務機構濫用其權利,要求專業中介服務機構負有勤勉和恪盡職守的義務,凡未盡到職責的,必然為發行人(上市公司)的虛假信息提供了方便,故應追究這類主體的責任。

  六、可以將發行人或者上市公司中負有責任的董事、監事、經理等高級管理人員確定為被告

  這些單位的經營決策和執行機構是董事會、其監督機構是監事會、日常工作都是由經理來處理的。由于董事、監事、經理的特殊地位和職責范圍,決定了他們一般都參與了公開文件的制作或者審核工作,他們都擔保所披露信息的真實性。具體來講,在發行股票、公司債券時,董事會的決策決定了招股說明書、債券募集辦法的內容,而經理卻直接參與了招股說明書、債券募集辦法等文件的起草、核查、公告等工作,監事會對董事和經理的行為進行監督。所以我們將對虛假陳述負有責任的董事、監事、經理確定為被告,投資人可以追究其連帶賠償責任。

  對證券虛假陳述中揭露日的明確

  《九民紀要》第84條規定:“虛假陳述的揭露和更正,是指虛假陳述被市場所知悉、了解,其精確程度并不以“鏡像規則”為必要,不要求達到全面、完整、準確的程度。原則上,只要交易市場對監管部門立案調查、權威媒體刊載的揭露文章等信息存在著明顯的反應,對一方主張市場已經知悉虛假陳述的抗辯,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在虛假陳述類案件中,揭露日的認定,直接關系到權利人能否得到賠償及賠償金額的多少。只有在上市公司虛假陳述行為實施日后,揭露日前購買股票,并至揭露日后繼續持有或賣出的投資者才具備索賠的資格。但是,對于揭露行為是否足以向市場揭露案涉虛假陳述行為的存在認定往往存在較大爭議。本次《九民紀要》明確虛假陳述的揭露和更正,其精確程度不要求達到全面、完整、準確的程度,只要證券虛假陳述行為被揭露或更正,被市場知悉、了解即可。

  新《證券法》對集團訴訟制度的明確

  2020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證券法》第95條第三款規定,“投資者保護機構受五十名以上投資者委托,可以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并為經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權利人依照前款規定向人民法院登記,但投資者明確表示不愿意參加該訴訟的除外”。上述規定首創了中國版本的集團訴訟制度,對于證券虛假陳述民事索賠案件的未來趨勢可能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該制度中最為關鍵的是,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時,如果法院啟動公告登記程序的,投資者保護機構可以主動為全部經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權利人向法院登記,而無需另行取得相關投資者的明示同意或授權委托。

  綜上,《九民紀要》對于證券虛假陳述糾紛案件的審理的相關意見,對現行司法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九民紀要》提出的證券虛假陳述糾紛的相關規則外,新《證券法》也確立了先行賠付制度、對發行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監高的賠償規則,同時在信息披露制度及法律責任方面均進行了系統性的構建?!毒琶窦o要》與新《證券法》的并行,對證券虛假陳述類訴訟案件進行了全面的解構。這就要求各大公司及其管理人員應當及時予以學習與了解,以規避實踐中的風險。同時在這樣的司法環境下,投資者的權益也會得到更為有利地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