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波律師辦理的楊某被控欺詐發行公司債券案發回重審 檢方撤銷指控

時間:2020-05-29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柳波律師承辦的楊某被控欺詐發行公司債券、擅自發行公司債券、職務侵占、挪用資金、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等六罪一案,于2019年11月中旬被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次發回重審后,白城市檢察院因偵查主體錯誤,近期已對指控楊某欺詐發行公司債券罪、擅自發行公司債券罪的事實和罪名予以撤銷。


楊某被控欺詐發行公司債券、擅自發行公司債券、職務侵占、挪用資金、偽造國家機關證件等六罪一案,于2017年3月1日被白城市大安市(縣級市)法院作出一審有罪判決。之后,柳波律師介入此案。柳波律師向二審法院提出,此案涉及證券類犯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2012年1月1日以后,證券期貨犯罪的第一審案件,應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同級人民檢察院負責提起公訴”,“一審由基層法院管轄不當”;并同時提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采信證據均存在重大問題。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年9月21日作出二審裁定,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大安市法院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2018年5月14日,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關于楊某涉嫌欺詐發行公司債券罪、欺詐發行公司債券罪等罪案件管轄異議的請示》作出答復,“該案應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白城市檢察院2018年7月18日向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仍由原二審時的法官再次組成一審的合議庭,并作出楊某構成五項罪名、合并執行二十年有期徒刑的一審判決。


楊某提出上訴。柳波律師作為辯護人向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了“合議庭應該回避但未回避,程序違法”;“一審判決尤其是關于欺詐發行公司債券、擅自發行公司債券等金融、經濟犯罪,認定事實錯誤,采信證據錯誤,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等諸多具體辯護意見。2019年11月,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二項和最高法院關于刑事訴訟法解釋第二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將本案發回吉林省白城市中級法院重新審判。


白城市檢察院的撤銷指控,使楊某涉嫌欺詐發行公司債券罪、擅自發行公司債券罪之事畫上句號。


談及辦理案件的感受,柳波律師表示:“程序正義不僅有助于實現實體正義,也有自身的獨立價值。管轄問題、偵查主體既涉及證據的合法與真實,也關系事實認定、罪與非罪。刑事訴訟活動沒有程序的規制,實體正義將永遠是‘鏡花水月’、空中樓閣。辯護律師既要關注實體,也須關注程序,還將目光在實體、程序中來回穿梭。本案可以說是以程序推進實體的一個例證。我之所以接手這個案件是因為感覺事件涉及時間久遠,證據爭議大,案情復雜,比較有意思。隨著辦案的深入,越辦越感覺有意義,對最后的結果也感覺小有意境。有意思、有意義、有意境也許是刑辯律師三大辦案進境吧?!?